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念长:货币的尖叫

当代中国商业意识形态研究

 
 
 

日志

 
 
关于我

文化学者,专栏作家。著有《中国文学场》、《货币的尖叫》

网易考拉推荐

《大家》停刊与“特权市场”的困境  

2012-07-12 11:4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停刊与有偿学术出版

来源:上海商报  作者:曾念长

             国内知名纯文学杂志《大家》近日被停刊。根据云南新闻出版局的公告《大家》杂志社以“一号多刊”的形式同时出版文学版和理论版的《大家》,违反了国家新闻出版署“一号一刊、一刊一版”的规定,自6月26日起须停刊进行内部整顿。这一消息引起了文学界、学术界和媒体界的广泛关注。

  《大家》停刊整顿,其中被揭发出来的问题,实非个案。“一号多刊”或“一刊多版”的现象也并非《大家》杂志社独有。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文学期刊一直在破产的边缘徘徊最后的命运不外乎有三:

  第一,依靠老牌效应和政府财政核拨,继续过着衣食无大忧的“纯文学”生活。但在整个国家都已陷入商业化逻辑的本世纪初,这样的例子仅存在于国家级和经济发达省份的少数大刊中,如中国作协下属的《人民文学》、上海的《收获》等。

  第二,对纯文学刊物进行脱胎换骨式的改造,根据市场的需求,改版成时尚杂志,或其他的类型化杂志,如贵州的《花溪》、广东的《佛山文艺》、江苏的《青春》等等,就是成功的例子。但在过去10多年间,由于文人对市场的抽象化理解,以及中国早期市场经济的“去文化”逻辑,更多的文学刊物“改版致死”。

  第三,依然坚持纯文学办刊定位,同时利用中国出版体制下的资源稀缺属性,出版“增刊”或“增版”,以获取经济效益,弥补纯文学刊物办刊经费的不足。这一做法被视为过去10多年来纯文学刊物自救与自强的有效途径,成功者多,效法者众。《大家》杂志出版“理论版”,不过是其中一例。

  《大家》杂志的“一刊两版”现象,既非独家,也非始作,如今一朝被举报,必然涉及内部利益冲突问题,但这不是关键之所在。有论者指出,核心的问题是畸形的供需关系。持这一观点的依据是,《大家》增发“理论版“,最后演变成一本与文学无甚关系的学术刊物,缘于国内浮夸的学术评价体制。由于大学不切实际地以论文发表为评价指标,导致了学术刊物版面的稀缺。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奇怪的供需关系的存在,许多刊物都削尖脑袋把自己乔装改扮成“理论版”了。

  这种观点固然准确,却也回避了它本身的深刻性。供需是市场的基本关系,同时也内在地包含着自由交易的逻辑。但在《大家》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供还是需,都受制于国家体制的狭碍操控。正是国家高度一体化的学术评价体制,才产生了对学术刊物版面的巨大需求,也正是国家高度集中的出版体制,为所谓的“正规刊物”制造了独特的供给能力。因此,无论供与需,都是发生在国家体制内的交易循环。这种内部循环,就是存在于当下中国的“特权市场”。它不是基于整个市场社会的自由交换逻辑,而是存在于体制内的特权体系之中。由于是“特权市场”一切交易随时被特权喝止也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

  《大家》是由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一本刊物。在国内的纯文学刊物中,类似隶属关系的还有《十月》、《花城》等,它们都是出版社下属的文学杂志,相当于出版社的一个业务部门。在事业单位转企业单位的体制改革中,出版社首当其冲成了试点单位,出版社旗下的纯文学杂志也最早面临着生存的困境。但无论是死是活,他们最不幸的处境就是在一个“特权市场”的夹缝中战战兢兢地游走。

  评论这张
 
阅读(72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