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念长:货币的尖叫

当代中国商业意识形态研究

 
 
 

日志

 
 
关于我

文化学者,专栏作家。著有《中国文学场》、《货币的尖叫》

网易考拉推荐

《货币的尖叫》后记  

2012-06-29 18:1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货币的尖叫中写作

 

一直以来,我是警惕时评写作的。我曾经在我的前一本书中对当前流行的时评写作有过嘲讽。它其实是商业时代的八股,大众传媒就是它的科举考场。这里不妨称它为传媒八股吧。与学院八股的废话连篇不同的是,传媒八股热衷于一事一议,满足于资讯消费的快感。这种速朽性恰恰是这个时代的核心逻辑,也正是我要抵抗的。而本书试图切入的话语地带,则与此相关。

有趣的是,编辑刚接触到这个书稿的时候,也以为这是一本时评作品。确实,它沾染了时评写作的一些习气:面向当下,并在局部语言中显示了它的急功近利。不可否认,这本书中涉及的许多议题,我都曾在国内几家大报的时评版中发表过文章。但我一直刻意提醒自己避免陷入传媒八股的泥淖中,尽管有时候掉进去甩了一身泥也是不可避免的。

事实上,如果仅仅是以时评的八股标准来看,我发表在报刊的那些文章,大部分是要被枪毙的。记得为了让自己更容易在报纸时评版发稿,我曾写过几篇颇有时评况味的文章。《东方早报》的评论主编任大刚先生提醒道,我的思维尺度并非短时段的,时评写作不适合我。他鼓励我写一些立足当下但不趋附时事的文章。后来,《上海商报》也接受了我的这种偏离时评的写作风格。所以,我很感激那些时评编辑对我的宽容,允许我发一些不够时评的文章。

本书并非致力于一事一议,而是在描述当代中国的一种场。现场的场。也是场子的场。场虽然表现为现在进行时的时态特征,但场必然要由一系列的关系和事件构成。当然,一个场的形成,最最关键的是要有人。而人,只要是存在于一个特定群体中的人,总是与他们这个群体的种族记忆和历史传统相联。所以,要真正理解一个场,就不得不去回溯这个场的历史性结构。以上这些要素的组合,构成了本书试图托出的一个现实,一个已经将我们的日常生活包围得水泄不通的商业世界。

要描述这个世界是困难的。似乎可以说,当下各个领域的实践者,都是这个世界的图谱的描绘者。但每个人最后能提供的,都只不过是一鳞半爪。即使是那些诺贝尔经济学家,也没有让我们对这个世界变得头脑澄明。在这种沮丧的情绪中,我只能试着从我最熟悉的路径去描绘我所知道的这个商业世界。这个路径叫文化性。在社会学的意义上,文化性的核心不在于个人的文化修养,而在于一个群体的行动,以及隐藏在这些行动背后的价值逻辑和心灵结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看到货币在这个时代统治了我们的心灵,而心灵则匍匐在货币上发出了犀利的尖叫。

我越来越倾向于一个人的写作应该与他的私人情感和记忆相联。这本书,自然包含了我的个人记忆史。它是零乱而破碎的,但在尖利的碎片中,我可以找到自己的灵魂被刺伤的记忆。在这个没有主题的世界,只有疼痛是被高度凝聚的。这些疼痛或许并非我的亲历,而只是发生在我周边的生活共同体中。就在几个月前,我曾经服务过的一家单位的一位高管从28楼凌空跳下。我们曾经多次在单位附近的小餐馆聚餐,我作证,他是一个热爱说笑的人。究竟是什么,让他变得如此无路可逃呢?

一个无序而混乱的世界正在展开,我们无法起身离去,甚至无法思考。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现在我们终于不用听上帝笑了。这个时代人声鼎沸,震耳欲聋,足以盖过上帝的笑声。但我相信,只要有人在,思考就无法停息。它不再是一种集体运动,而是一个人的悄悄滑行。思考者以滑行的方式插入这个时代的嘈杂声中。

本书关涉“货币的尖叫”,它的写作,本身就是在货币的尖叫中进行的。我每天都穿行于这种尖叫声中,我曾经有过的职业经历就是一个明证。我也已经习惯了在这种尖叫声我行我素,记录着这个时代的话语碎片。记得我在写作《中国文学场——商业统治时代的文化游戏》这本书的时候,相当一部分的修改工作是在公交车上完成的。在本书的最后修改阶段,正当我陷入思维绝境的时候,我携带着打印出来的书稿爬上了从北京到福州的列车。在长达近20小时的旅程中,我穿越了白天和黑夜,也穿越了“思想的肥肉”(借吾师张柠语),在臭哄哄的列车厢中完成了书稿的最后定型。

这样的存在状态,注定了我的写作不可能获得书斋式的恬静,而是一种在路上的颠簸感。

但我还是要感谢我的人生经历,更要感谢那些与我共度这段经历的亲人朋友们。大学本科毕业后,我在很长一段时间中落入了一个被称为商业的场。现在回过头来,我坚信,那段外表华丽实则狗血淋头的岁月一定能够被我超越,并转化为我的记忆财富。

要借本书的最后一角感谢那些曾经提供版面让我发表文章的编辑朋友们。他们是《东方早报》的任大刚,《上海商报》的陈季冰和徐建军,《新京报》的陈远,《南方都市报》的邓志新,《信息时报》的陈川,《华商报》的张静,《华商晨报》的张天潘等等,似乎要列的名单很长很长。

感谢为本书提供插图的几位老朋友,他们分别是周斌、黄盛和冯彦卓。我与这三位朋友曾经共事过几个旅游区的策划与推广,此书亦多多少少留下了我们当年走过的痕迹。此外,要感谢大学好友李菁为本书翻译了一个贴切的英文书名,还有蒋海平兄为本书部分插图所做的主题化处理。友人叶松也为本书的视觉设计贡献了一些精彩的元素,在此一并谢忱。

最后,要特别感谢本书的编辑李凤琴女士,没有她的发现和坚持,恐怕此书无法这般顺利出炉。

                                                                                          曾念长

                                                                                          2011年11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50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