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念长:货币的尖叫

当代中国商业意识形态研究

 
 
 

日志

 
 
关于我

文化学者,专栏作家。著有《中国文学场》、《货币的尖叫》

网易考拉推荐

南方都市报:文学场权力关系的悄然转变  

2011-08-28 23:2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场权力关系的悄然转变
类别:   浏览量:
71
   版次:GB25   版名:南方阅读 文学非虚构   稿源:南方都市报   2011-08-28
作者:张天潘 原创   手机看新闻 全国订报编辑此文
摘要:在最近出版的《中国文学场》一书中,作者曾念长对近十年来走向分裂的中国文学场进行了深刻的分析。他引述了法国著名文化理论大师福柯的观点,认为在我们这样的生活中,基本上也是在任何生活中,有许多种权力关系渗透到社会肌理中,确定其性质,并构成这一社会肌理;如果没有某种话语的生产、积累、流通和功能发挥,那么这些权力关系自身就不能建立、巩固、并得以贯彻。

南方都市报:文学场权力关系的悄然转变 - 曾念长 - 曾念长:货币的尖叫(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中国文学场:商业统治时代的文化游戏》,曾念长著,上海三联书店2011年7月版,29.00元。

    张天潘

    □媒体人,北京

    很多人也都应该意识到了,在现实的狭缝和未来的死胡同中,文学已经分裂为两个战场:其一是献媚路线的大众文学,热闹非凡,形成一餐餐庸众的饕餮快餐盛宴;其二是在场权力者和精英掌控严肃文学,只有少数人在自娱自乐,苟延残喘如隔夜剩饭。

    在最近出版的《中国文学场》一书中,作者曾念长对近十年来走向分裂的中国文学场进行了深刻的分析。他引述了法国著名文化理论大师福柯的观点,认为在我们这样的生活中,基本上也是在任何生活中,有许多种权力关系渗透到社会肌理中,确定其性质,并构成这一社会肌理;如果没有某种话语的生产、积累、流通和功能发挥,那么这些权力关系自身就不能建立、巩固、并得以贯彻。权力无法逃脱,它无所不在,无时不有,塑造着人们想用来与之抗衡的那个东西。而在法国另一文化理论大师布迪厄看来,“文学场”处在“权力场”内部,两者又被更大的“社会空间”包含,“文学场”在其中实际上已经变体为“文化生产场”,它包括“文化大生产”(商业生产)、“有限生产”(为艺术而艺术)等次场。处在“文学场”中的任何文学体裁都会分化成一个“探索的领域”和一个“商业的领域”,它们是这个场域结构的两极,在这个新的“文学场”中,意识形态的作用开始淡化,而经济和商业机制开始前所未有地发挥作用。因此,这身份嬗变背后,其实是文学场权力在商业意识形态推力下的转移。(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现在,不得不承认,大部分政治命名的若干代作家,已经被商业命名的作家遮蔽了。而商业命名的作家,基本上呈现出低龄化、权威倒置的现象。不过,这倒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就像是中国家庭结构的变化。在传统社会里,老一辈因其生存经验而获得了尊重,年轻的人都得接受老辈所遗留下来的经验。而现在,在这个信息时代,随着技术的进步,信息的来源,已然摆脱代际之间的线性承接。年青一代比年老一代更快捷地获取了信息,从而掌握了话语主导性。现在整个社会,从经济到社会到文化,这样结构倒置的现象都在发生着,作家也必然要被拖进这种倒置之中。这是时代的权力与话语权的自然接力。

    曾念长将商业的影响描述为“商业专制”,这也让很多人有了误读。但是我觉得(如果我没有误读的话),他的观点应该和我的类似。在对市场导向与商业专制的基本价值判断上,曾念长并不是持否定态度,而仅仅是一种批评式的分析。至于我,则更希望被商业命名的作家们,能够作品多多,财源滚滚,而且有更多的作家勇于走出濒临幻灭的乌托邦,走入活生生的当下现实,用心去感受这个激动人心、同时也匪夷所思的年代。从政治命名到商业命名,从体制内走出,进入市场,根据价值规律和公众需求来引导文学生产,而非政治需求的人为操控,这是一种进步,是时代基因密码的正常变异。

    虽然来自市场的导向,让很多人忧心忡忡,但是,不可否认,文学包括整个社会文化的商业化、物质化、娱乐化,不是文学的堕落,不是物欲横流,不是文化的病症,更不是魔鬼来了、文学死了。相反,这些只是一个表征,在这个表征下,是人类思想的解放,意味着无限种选择的自由。商业化之下,成败由市场价值规律来支配,而非人们被事先灌输的限定。虽然商业的隐形灌输也存在,但它至少是可批评的,从而让作家们能够拥有更为独立的人格与价值取向。这是文化的庶民式胜利,是文化走向现代价值取向的一个优美姿势,它让我们能够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去面对这些时代的变化与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465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