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念长:货币的尖叫

当代中国商业意识形态研究

 
 
 

日志

 
 
关于我

文化学者,专栏作家。著有《中国文学场》、《货币的尖叫》

网易考拉推荐

《收获》第六期,比上一期质量好  

2011-12-27 22:3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文学现场研究与评价工程”12月份稿件

 

《收获》第6期(2011.11)

评刊人:曾念长

 

第一部分:重点篇目点评

 

NO.1

作品:佛肚

作者:盛可以

体裁:短篇小说

字数:10000

精华提炼 :弑父与救赎

盛可以的这个短篇涉及弑父与救赎的主题。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一位不具姓名的姑娘。姑娘的父亲是一个粗暴的男人。因为不堪忍受父亲的暴力统治,姑娘的母亲服毒自杀。姑娘从此走上了弑父的报复历程。姑娘把父亲的药藏起来,父亲突然发病,姑娘快意地看着他死去。但姑娘从此无人管教,进入无知而混乱的青春期,怀孕、堕胎……当姑娘长大成人,并摆脱了男人对他的身体的控制的时候,她似乎明白,父亲并非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坏人,但她却是一个杀手。而“那段被污染的青春,永远是我的”。在一个是似而非的老尼的指引下,姑娘决定去一个叫佛肚泉的圣地,在那里,她的身体和灵魂将会得到净化。

在罪与罚的预设中,这个故事多少显得有些生硬和刻意。在细节处理上也颇有突兀之处。但盛可以对救赎的理解,还是颇有可观之处。小说中的姑娘实际上已被带进一个残缺的世界。她试图走出空上残缺的世界,到另一个完美的世界完成自己的心灵的救赎。但姑娘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佛肚泉,而是来到另一个残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她被告知: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通过另一个残缺的现实来观照自己的残缺世界,这样的救赎路径可以称为世俗救赎。它显然不同于宗教意义的救赎。

 

NO.2

作品:寂静岭

作者:周嘉宁

体裁:短篇小说

字数:12000

精华提炼 :   

小湘,微微和“我”,这三个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孩子,曾经一起度过一段迷茫的日子。戏剧学院毕业的小湘原来是咖啡店的女招待,微微是咖啡店老板的女朋友,小湘爱上了咖啡师老虎,老虎却喜欢微微。小湘在无望的世界里挣扎,最后于黎明到来前的一片暗黑灰茫里,掉进护城河的冰洞。就像是自杀。而“我”,一直生活在虚拟游戏的世界中。当小湘掉进冰窟的时候,我无动于衷,“这一切于我只是一个梦境”。

小说中反复出现的一个词语是“灰扑扑的一片”。这就是作者试图向读者打开的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存在于三个女孩的微妙关系之中。而展开这个世界的叙事动力则是两种爱:一种是异性之间的爱,一种是同性之间的爱。但无论是哪一种爱,他们最终走向陌生。一个灰扑扑的世界充满了无边的寂静。

作者对同性之间的微妙情感描写得很投入,但我更愿意将这部小说看作是一个和“朋友”有关的主题。从异性朋友之间的抛弃到同性朋友之间的疏离,大致是这个小说的两条叙事主线。九十年代的时候,臧天朔是这么唱朋友的: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臧天朔的这首歌流行了很多年,生活在都市中的人实际上可以感受到,朋友作为一种社会关系体正悄然发生变化。但是臧天朔的歌到今天似乎已经过时,无法唱出物体系和拟像化时代的“朋友”了。周嘉宁的小说中,“我”在现实中的朋友关系已经不可挽回,唯一的朋友是游戏中的怪兽。

  

第二部分:本期杂志总评

本期的《收获》,相比之上一期,质量有所回升。长篇小说是麦家的《刀尖上行走》,其实是从一期就开始连载了。麦家曾在网上发文问:小说写得好看有错吗?我觉得没错。但我们也不会因为麦家的小说写得好看,就将其作为重点篇目来推荐。“中国文学现场”不是流行文化场,能将大众口味HOLD住就可以了。除了写得好看,我们还考虑文本的其它一些品质,包括对当下性的发现、回应乃至必要的反驳。有人坚持文学的超时代论。这样的观点或许只是针对特定的语境和命题有意义,但就一个文化事实而言,文学必然是具有时代性的。即使一个作家要超越这个时代,他依然要以这个时代为对手。

这一期值得向读者推荐的是两个短篇。一个是盛可以的《佛肚》。一个是周嘉宁的《寂静岭》。《佛肚》写的是一个女孩的罪与救赎。就文本而言,写得随意了些。在一些情节的设计上,安排得过于刻意。但作者对救赎本身理解还是颇有意思的。我们都是有缺陷的,理解了世俗世界的缺陷,是通往救赎的必由之路。我很想说的,我们必须重新回到生活本身,去思考这个让我们痛不欲生的世界。那些生活感观已经失灵的人,那些被社会麻药麻醉了的人,是不可能去发现这种现实的痛。文学不可能是救痛良药,但可以有立场。

周嘉宁的《寂静岭》虽然还有青春文学的内向气质,但那种犀利的痛和无望的麻木交织在一起的内心写照,却也不完全是个人的狭隘体验。在很多时候,昨日重现,我们就是生活在一个“寂静岭”中,一种寂静的绝望,“灰扑扑的一片”。我很想把这样的小说,推荐给一些朋友看,一些被生活击伤被无法发现伤在哪里的朋友。但转而又想,这又何必。时代的逻辑不会因为文学而改变,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也是如此。而我同意陈希我的观点,文学是无用的。

但愿《收获》能够每一期都有一两篇这样的好作品出现。要求不多,一两篇足矣。

 

本期未评篇目:

《刀尖上行走》,麦家,长篇小说,100000字

《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黄永玉,长篇连载,30000字

《驴队来到奉先畤》,杨争光,中篇小说,60000字

《欧苏手简》,黄裳,序跋,20000字

《伤痕何处》,李辉,纪实,30000字

《香港电影从来就没自主过》,麦兆辉 庄文强 徐展雄,文艺对话,20000字

《怀念古川万太郞》,陈喜儒,回忆录,18000字

 

本期重点推荐:《寂静岭》,周嘉宁,短篇小说,12000字

  评论这张
 
阅读(3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