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念长:货币的尖叫

当代中国商业意识形态研究

 
 
 

日志

 
 
关于我

文化学者,专栏作家。著有《中国文学场》、《货币的尖叫》

非虚构连载·商业下乡时代(1)  

2011-11-29 23:1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虚构连载·商业下乡时代(1)

关于越南新娘的想象

曾念长

2010年,乡下老家中比我小三岁的堂舅在经历一番曲折之后娶回了一位越南新娘。一年后,越南新娘不但为堂舅产下一子,而且赚回了堂舅赴越南娶亲所花费的五万元。这在我村里,甚至在我们县里,都成了一件极富想象力的事件。

我的这位堂舅,家中排行老三。他平时少言寡语,但在沉默的外表背后似乎隐藏着一种高傲的灵魂。他总是仰着头颅游荡在村里,似乎还有些懒散的样子。他曾经外出务工,因适应不了工厂流水线的生活,最后又仓皇逃回村里。这样的人,寻找对象时遇到了许多困难。村里的姑娘,有手有脚有脑的,都急着走出这个村庄,到城市寻找一种想象中的生活。留在村里的少数姑娘,对村里的男孩则越发挑剔了,而且遵循市场供需规律,近几年,村里及临近区域的聘金标准在不断提高,由数年前的3至5万上涨到近年的7至10万。当然,对于堂舅这样的家庭来说,长辈平时省吃俭用就为儿子成家立业,钱能解决的问题,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几年前,堂舅通过媒人说亲已敲定了一门亲事,8万多的聘金已送至女方,并张罗起了娶亲事宜。但就在办酒席的前一天,待发的新娘逃逸了。因为姑娘在外务工时有了自己的意中人。

堂舅的光棍生活就这样延续着。这样的光棍在村里越来越多,使得村庄漂浮着一种以前不曾有过的焦灼欲望。

一年前,县城里一位从事越南新娘中介服务的朋友找到了我的父亲,希望父亲帮助寻找一些有意娶越南新娘的农村男性。自然,堂舅在我父亲搜索的名单中浮现了出来。而堂舅的家人对于这门遥远的跨国亲事也是充满了期待,这种期待源自一种朴素的经济计算:如果五万元能娶回越南新娘,要比在本地娶亲省下一半的费用。同时他们还了解到,越南新娘娶回村里后,基本上不再回娘家探亲了,这也就省下了一笔不小的“娘家探亲费”。

深居简出的堂舅第一次长途旅行就到了国外。先是在越南南部的胡志明市下榻,然后中介叫来越南新娘,一个个相亲,直到双方满意为止。但是堂舅的这次跨国娶亲并没有很顺利。女方的出境签证迟迟未能得到审批,致使堂舅的海外旅行变得很漫长。这让堂舅的家人陷入了不安和焦虑中。对外面的世界颇为陌生的堂舅竟然无法在电话中向家人说清这次行程被耽搁的具体原因。于是,村里流言四起,怀疑这是一场与货币有关的骗局。

做越南新娘中介服务的那位朋友更是如坐针毡。关于这位朋友,有必要多说两句。多年来,他没有自己的事业,深陷经济窘境。他有一小舅子,居住在一个偏远的自然村,老实巴焦,年过而立而未娶。后来经人介绍,他的小舅子花了五万元娶回一位越南新娘。我的朋友在这个喜庆的细节中嗅到了发财的机会。他联系上了一位做越南新娘中介服务的越方代表,并达成了在我老家的县属范围内合作开发“农村剩男”的协议。而我的堂舅,则成了这位朋友的第一单生意。成败在此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