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念长:货币的尖叫

当代中国商业意识形态研究

 
 
 

日志

 
 
关于我

文化学者,专栏作家。著有《中国文学场》、《货币的尖叫》

网易考拉推荐

非虚构连载·商业下乡时代(1)  

2011-11-29 23:1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虚构连载·商业下乡时代(1)

关于越南新娘的想象

曾念长

2010年,乡下老家中比我小三岁的堂舅在经历一番曲折之后娶回了一位越南新娘。一年后,越南新娘不但为堂舅产下一子,而且赚回了堂舅赴越南娶亲所花费的五万元。这在我村里,甚至在我们县里,都成了一件极富想象力的事件。

我的这位堂舅,家中排行老三。他平时少言寡语,但在沉默的外表背后似乎隐藏着一种高傲的灵魂。他总是仰着头颅游荡在村里,似乎还有些懒散的样子。他曾经外出务工,因适应不了工厂流水线的生活,最后又仓皇逃回村里。这样的人,寻找对象时遇到了许多困难。村里的姑娘,有手有脚有脑的,都急着走出这个村庄,到城市寻找一种想象中的生活。留在村里的少数姑娘,对村里的男孩则越发挑剔了,而且遵循市场供需规律,近几年,村里及临近区域的聘金标准在不断提高,由数年前的3至5万上涨到近年的7至10万。当然,对于堂舅这样的家庭来说,长辈平时省吃俭用就为儿子成家立业,钱能解决的问题,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几年前,堂舅通过媒人说亲已敲定了一门亲事,8万多的聘金已送至女方,并张罗起了娶亲事宜。但就在办酒席的前一天,待发的新娘逃逸了。因为姑娘在外务工时有了自己的意中人。

堂舅的光棍生活就这样延续着。这样的光棍在村里越来越多,使得村庄漂浮着一种以前不曾有过的焦灼欲望。

一年前,县城里一位从事越南新娘中介服务的朋友找到了我的父亲,希望父亲帮助寻找一些有意娶越南新娘的农村男性。自然,堂舅在我父亲搜索的名单中浮现了出来。而堂舅的家人对于这门遥远的跨国亲事也是充满了期待,这种期待源自一种朴素的经济计算:如果五万元能娶回越南新娘,要比在本地娶亲省下一半的费用。同时他们还了解到,越南新娘娶回村里后,基本上不再回娘家探亲了,这也就省下了一笔不小的“娘家探亲费”。

深居简出的堂舅第一次长途旅行就到了国外。先是在越南南部的胡志明市下榻,然后中介叫来越南新娘,一个个相亲,直到双方满意为止。但是堂舅的这次跨国娶亲并没有很顺利。女方的出境签证迟迟未能得到审批,致使堂舅的海外旅行变得很漫长。这让堂舅的家人陷入了不安和焦虑中。对外面的世界颇为陌生的堂舅竟然无法在电话中向家人说清这次行程被耽搁的具体原因。于是,村里流言四起,怀疑这是一场与货币有关的骗局。

做越南新娘中介服务的那位朋友更是如坐针毡。关于这位朋友,有必要多说两句。多年来,他没有自己的事业,深陷经济窘境。他有一小舅子,居住在一个偏远的自然村,老实巴焦,年过而立而未娶。后来经人介绍,他的小舅子花了五万元娶回一位越南新娘。我的朋友在这个喜庆的细节中嗅到了发财的机会。他联系上了一位做越南新娘中介服务的越方代表,并达成了在我老家的县属范围内合作开发“农村剩男”的协议。而我的堂舅,则成了这位朋友的第一单生意。成败在此一举,如果我的堂舅未能娶回越南新娘,就意味着我的这位朋友将自断财路。

一个月后,签证依然未能审批。越方中介带我堂舅重新挑远了一位越南新娘。事实上,稍微像样一点的越南新娘中介服务一般都有“三包”承诺:包挑选到满意;包相亲全程费用,即一口价全程式服务;包稳定,越南新娘如在二个月之内逃逸,中介方全额赔偿。

这样,堂舅欢天喜地地抱得越南新娘归。村里人看了都很满意,说越南新娘长得喜气,而且很勤劳,脏活累活都很主动去干。在我们村,新一代的农村妇女已从粗活重活中解放出来。一些身体资本较雄厚的姑娘在外面找到了金龟胥或大老板,留在本村的姑娘,也无须下地干活了,村里的田地大部分荒废,男人忙碌于生意或沉迷于赌博,而女人则乐衷于六合彩和唠嗑。于是,当一位勤劳的越南新娘来到村里,激起了村中许多人的赞赏。这种赞赏,当然包含着对正在衰退的乡村劳动伦理的重新想象。

堂舅树立了一个成功的范例。于是,在村里,在邻乡,乃至在整个县城,越南新娘成了许多“农村剩男”的时尚想象。当许多人都拥有一个共同想象的时候,奇迹就发生了。第一个奇迹发生在我堂舅身上的。村里的一些单身汉来到我堂舅家里,希望能通过堂舅妈在越南的人脉关系找到属于自己的越南新娘。堂舅则可坐收中介费。这样,村里有了三五成群的越南新娘,她们还经常聚在一起用越南语聊天。而我的堂舅,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把当年娶越南新娘花费的五万元收回囊中。第二个奇迹发生在那位在县城里做越南新娘中介生意的朋友。昔日穷困潦倒的他,借着我堂舅的成功案例一炮走红。无数的“农村剩男”从山里旮旯的角落冒出来,他们藏得这么深,从来没有被关注过。他们将一打一打的钞票送到我朋友家里,不用银行卡,更没有城里人流行的什么信用卡。县里开始重视,拨款给我朋友刚刚注册的公司,要求针对越南新娘这个外来群体开展语言和礼仪培训。财富找上门,挡也挡不住。

我将村里的这个喜事发到微博,与网友们分享。大家反映热烈,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于是,关于越南新娘的多角度想象浮现了出来:

第一种想象:关于这个时代的“拜金女”问题。在这个问题的想象上,存在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一种取向是支持中国男人娶越南新娘,因为越南新娘的勤劳与节俭可以有效抗衡当代中国“拜金女”的欲望横流。关于这个想象,笔者在前文的叙事中已有铺垫。另一种取向认为越南新娘作为一种社会事实,本身就包含了“拜金女”的时代逻辑。八十年代的“厦门新娘”因为向台湾“拜金”而知名,而后是越南新娘向台湾、韩国等发达地区“拜金”,如今中国经济发展了,越南新娘则潮水般涌入大陆。事实上,这种想象可以在现实经验中找到有力的支持。根据堂舅的描述,他的越南新娘的娘家在胡志明市附近的乡下,楼上住人,楼下是牛栅,整个居住环境脏乱无比,其生活条件之恶劣远甚于中国农村。越南新娘将远嫁中国视作对贫困生活的逃离和对富足生活的归宿,这似乎也隐含着一种“拜金女”的逻辑。

第二种想象:关于这个时代的“剩男”与“剩女”的问题。“剩女”在这个时代颇有“盛嚣尘上”和“愈挫愈勇”的骄傲感。她们大多生活在城市,并拥有良好的教育经历。他们虽然也承认自己已被时间定义为“多余份子”,但在种种自我涂抹的理论中,她们将这种“多余”提升到“坚守”的高度。与“剩女”不同的是,“剩男”很少进入人们的理论视野。有一种观点认为,“剩女”如此之多,是因为“剩男”的稀缺。但在“越南新娘”这样极端的现象中,“剩男”们纷纷冒了出来。他们大多埋伏在乡村里,虽然比城市男性分泌着更加旺盛的雄性荷尔蒙,却没有人关心他们的存在。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制,他们也缺乏将自己构建为一个类型群体和社会事实的能力。那么,“剩男”与“剩女”作为一对结构性的矛盾,是否在未来中国的城乡一体化想象中得到有效化解?这是笔者接下来要关心的一个议题。

  评论这张
 
阅读(59585)|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