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曾念长:货币的尖叫

当代中国商业意识形态研究

 
 
 

日志

 
 
关于我

文化学者,专栏作家。著有《中国文学场》、《货币的尖叫》

网易考拉推荐

"官商危机"正向基层蔓延  

2010-04-28 22:4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商危机”正向基层蔓延

曾念长

 

中国银行固始县支行行长闵志涛酒后猥亵暴打几名女子,在场的副县长冷漠旁观之后又扬长而去,这种现实浮世绘在当代中国上层社会并不鲜见。通常情况下,在这种声色场所中所引发的人间悲喜剧都能在官本位的社会体系中被抹得无声无息。但是副县长一席“政治不正确”的话以及网络传播和网民舆论的巨大压力使得这一事件意外地转化为一次伤及官员自身的负面新闻。副县长大概是这么说的:姑娘,别闹了,闵行长是有背景的。

我们可以从关系主义的角度去分析闵志涛的“有背景”是如何形成的。首先,中国政府进入了全面招商引资的“GDP政绩”时代,“政商结合”达到新中国以来的高峰期;其次,中国中小企业发展资金匮乏,融资渠道不畅,不得不依傍“官权”求生存;最后,拥有强劲货币输出功能的国有银行可以解决地方经济发展的资金不足问题,银行领导的放贷权成了“政商结合”翘翘板上的一个重要支点。

闵行长调戏民女的新闻在网络上传播数日之后,笔者注意到了另外一个叙事细节:根据媒体报道,固始县当地一些“知名人士”指出闵行长平时为人很好,发生调戏暴打女子事件多半是过度饮酒所致。这个说法或许可信,但过度强度闵行长的人品作风问题似乎已没有太大意义。因为闵行长调戏民女不会是闵志涛一个人的错,而是闵行长的“有背景”出了错。这个背景就是基于“GDP政绩”的时代主旋律而形成的错综复杂的官商关系。

笔者一年前曾在《社会学家茶座》撰文指出,富有中国特色的“官商传统”已在零年代末期的中国盛世景象中爆发出令人触目惊心的危机。文中援引了孙立平教授的一个基本判断:中国正在慢慢形成政治、经济、知识三大精英结成的利益共同体,进而导致“寡头统治”和“赢者通吃”。笔者对“官商危机”的论述更多是基于对城市商业财团与高层政治之间关系的观察,但是这两年来,“官商危机”已呈向基层快速蔓延的趋势。本文所说的基层,依然是以官本位为参照系界定出来的社会实践场域,它一般是指县级及县级下的行政区域。

以笔者近年来关注的福建县域政治与经济来看,“官商危机”向基层蔓延突出表现在:

第一,沿海城市资本与山区政治资本的短期利益结合,特别是沿海城市工厂体系大举入侵山区乡村,导致对乡村资源的过度掠夺和对生态环境的加速破坏。以笔者的老家漳平市吾祠乡厚德村为例,这个栖息在高山之上的村庄近年来因为外来资本对其矿产资源的疯狂掘取而导致水源干涸等一系列生态恶果。

第二,国家金融服务体系在向乡村延伸的过程中参与了地方政治资本与民间商业资本的角逐,三方在“货币游戏”中形成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并潜藏了更多的腐败问题。诸如固始县的闵志涛接受企业的请吃请喝等隐性违规行为不仅仅是在侵蚀着政府、企业与银行三方关系的合法基础,而且这一潜规则正在民间效仿,连农村个体工商业主也只能接受这一潜规则的命运安排。

第三,由于外来商业资本与基层乡村政权的结合,乡村政权的领导干部面临着巨大的利益诱惑,乡村政治近年来出现了几乎失控的“选举货币化”行为。在福建乡村地区,通过有偿选票产生村主任的做法已经盛行多年,在一些经济发达、资源丰富的农村,这种政治游戏接近疯狂。在没有完善的权力监督体系的前提下,这种赤祼祼的“拜金民选”正在进一步向黑社会化方向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24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